沧海游仙

→九/暴九/烟后,可拆不逆。

(暴九)剧本㈠


烈霏初次见到九千胜,目的简单直接——打架。

彼时,少不更事的年轻人,提一口名贵的好剑,满腔壮志未酬,整个人像一把无鞘的尖刀,要往最硬的石头上撞。铿锵最好能一鸣惊世,成就漫长岁月悄悄变了质的英雄梦。

烈剑宗少主,要战就战最好的。名门子弟固有一股傲气,遣人送了战帖,少主提剑就上。

烈剑宗少主,要输就输最惨的。

九千胜是什么人呢?

从那对白玉覆雪般的双刀下掠过,提剑急挡,节节败退时,烈霏脑中突然想到。这就是他入世首战挑战的人。刀转千战,九千胜果的刀神。对决不消片刻,羽翼未丰的剑客理所当然败了。大度的对手并不吝啬于语言,但也无意深交,指点二三,白衣便摇扇告辞。

九千胜是什么人呢。

是烈霏要得到的人。落尘的骄子悟出真理。

那以后,是数年的杳无音讯。

-

少年时期的感情总是来得莫名其妙且固执,况且,就算不是发生在少年时期,其影响力对烈霏来说只能翻倍。一掌拍烂实木桌案,他对自己的失控毫不意外。只有烈霏自己知道,无数个假想的日日夜夜,他的执念有多深。特意选作美妙重逢的琅华盛宴,高潮却是九千胜和另一人的双影。真好。他心想。这是一出完美的戏本。但是配角应该早点退场。

评论

热度(4)